Naya👑

行无际的空迷茫,现世终末映夕阳

临睡童话百分百

困觉:

*1个傻白甜太敦短篇 狐妖宰×虎神幼敦
*类似不老魔女的养成梗
请一定!注意避雷!
*傻白甜使我快乐 巨大无比傻白甜 没有文笔傻白甜
*如果愿意往下那么感谢阅读!





太宰治现在很为难。


因为自己家的小老虎不肯听他讲睡前故事了。




这事说来话长。当初狐妖太宰大人在森林里捡到敦的时候小老虎才一丁点大,充满了对世间的懵懂,还因为受伤的缘故暂时不能化为人形,太宰出门时都不敢把他放在地上让他跟着自己,只能拎起来团怀里好好抱着。一来二去过了这么久,当年的老虎崽也能变成个七八岁光景的小孩了。这么多年一直跟着太宰生活,两个人自然是亲得不得了。



越是亲今天才越是反常啊——太宰心里那个苦涩说不出。面对这种情况,活了上千年的狐妖大人也只能稳住表情,脑筋转得飞快。想想虎敦儿上学前的告别吻,正常。今天敦君进学校前甚至额外回过身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那……回家后?也正常。两个人高高兴兴吃完晚饭他看着敦君写完作业就自己吧嗒吧嗒跑去洗澡,等太宰出来时还有敦君爱心牛奶一杯。



这些都没有不对劲的地方,那到底为什么小老虎突然不愿意听他讲故事了啊?还躲得远远的,连一米八一太宰治想捞都捞不到,真的是在用行动表示拒绝。



没办法,只能用那招啦。狐妖大人无奈又带点坏心思的笑让贴墙角站着的敦心里一跳,铃铃铃直接敲响二级警报。



“敦——君~?”是太宰拉长声调的软绵绵请求。


“不。”敦很坚决。


“敦君!”有点严肃的语气。


“……”敦迟疑地摇了摇头。


“敦君?敦君,看着我。”太宰放缓语气,轻柔地唤道。




中岛敦眼定定看着忽的一下,眼前人就从身后冒出来大片大片毛绒绒白尾巴。一条,两条,三条……一共是九条。敦在心里掰手指数,忍不住回忆起蓬松软毛的触感。平时太宰嫌麻烦,总是把尾巴藏起,只有洗的时候才放出来,敦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肆无忌惮地揉搓。明明小时候都可以经常玩的!想到这里敦撇了撇嘴角,不开心。



“敦君,过来。”狐妖大人压低嗓音引诱有点动摇的小老虎,瞧见他白嫩嫩的小脸都写满了控诉可是身体又往这边不自觉地靠近,忍不住笑弯了眼更加好言好语哄着敦过来。







终于搂到敦君,太宰表示很开心,也不问他为什么不愿意过来,任由敦抱着尾巴摸得不亦乐乎,自顾自地开始讲故事。都说讲故事随人,太宰故事自是古怪自由,从一个开头串到另一个结尾,和别家差别可大。最后敦也困了,眼皮忍不住耷拉又掀起窝在太宰怀里舒服得不行。


敦刚要睡着,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摇摇头驱赶瞌睡虫,爬起身来跟太宰脸贴脸缓了一缓睡意,撩起狐妖大人眉间的头发就是一个亲亲——吧唧。


被亲的人眼角笑得泛桃花,不紧不慢回了一个吻在敦脸颊上,“好啦,晚安敦君~”却被怀里人搂住脖子不让动。


“怎么啦?”太宰看敦困得睁不开眼的样子,实在想不到他还要干什么。


“对不起太宰先生……我最喜欢您的故事了……我没有不愿意,因为他们……太宰先生最厉害了……”敦迷迷糊糊地说了这么一通话,趴在太宰肩头睡着了。


狐妖大人内心波涛翻滚却没有任何举动,满室安静。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宰才放松下来,小小叹一声:“真是的……敦君。”他亲亲小老虎的额头,“晚安。”


两人一夜好梦。











*看到这里的各位感谢阅读!
*所以到底为什么敦敦不愿意呢本来我是有答案的后来想想还是没写因为太强行了(……)请各位尽管发挥想象力了!
我就是想看狐妖宰拿尾巴勾引敦敦啊怎样x
*以后可能会有两人初遇或者其他的掉落看我心情……没有就当我没说x
妖怪paro真可爱!好き!

哈哈哈哈开学第一天

复仇在罗马(fgo伯爵天草)

penguin:

伯爵设定混合了书、游戏及广播剧的形象


能在旧剑池前更完就不错咧但估计很够呛反正自娱自乐所以写哪算哪吧


有部分海黛X戈尔贡,弗兰兹X海黛情节出没请注意。


海黛设定是棕肤银发形似终觉天草,这是为了后面的情节还请不要介意。






一、秘密洞窟与逃犯唐泰斯


当太阳升到正上方时,唐泰斯刚用火药将堵住基督山唯一洞窟口的圆形巨石撬开,他注视着那仿佛阿特拉斯化身的巨石翻滚着,最终消失在了海洋里。


唐泰斯的面前只剩下了镶着生锈铁环的四方石板,他尝试着用撬动了巨石的棍棒插进铁环里,用尽力气向下压去,一下,两下,铁环被撬开了一个缺口,撬棍从那崩坏处滑落下来,反弹的力道划破了他的掌心,鲜血很快和汗水混在了一起,蛰刺着痛着。“难道就要这样放弃了么,”唐泰斯骂道,“难道我周遭的坏运气还不够多么,难道我活该被失望再次压倒么,可若真这样,上帝又何必帮助我逃出伊夫堡呢,我受的这么多苦又算什么呢。想想法利亚神甫,想想那些陷害了我的人,如果不复仇,我宁愿现在就死在这里。”他咬紧牙关,不顾流血的掌心,再次将撬棍插进铁环里,在他不懈努力下,那石板终于被掀开了,露出了隐藏的地下岩洞。蜿蜒的楼梯似的石块层层叠叠的向下延续到望不见尽头的黑暗里。


唐泰斯有那么一会儿像是陷入了半昏迷状态般一动不动,他瞪着那黑色的神秘空间,脑海里一片空白。但很快,陪伴他度过很多难关的钢铁般的坚强意志再次帮助他回归到了现实里,“还能坏到哪里去呢。”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唐泰斯小心的顺着台阶走进了潮湿阴冷的洞窟中。


应该说,长达十四年的监狱生活确实改变了唐泰斯的身体,比如他那双红色的眼睛能比常人更快适应黑暗,但为了更好的看清楚这个洞窟的每个角落,唐泰斯还是返回地面折下一根带着脂油的树枝当做火把,然后继续探索这个神秘的洞窟。


里面是由三个相连接的孔洞组成的,根据法利亚神甫强迫他背诵的那页遗嘱上的内容,唐泰斯很快在第一个孔洞中挖出了书籍,有古希腊时候的先哲用调和后的墨汁书写的牛皮卷,也有记载着神秘炼金术的术士卷轴。任何人得了这些书籍,都可成为闻名四海的大文豪。“但我有法利亚神甫教授给我的知识与智慧,那足够我受用一生的了。”唐泰斯想道,他走进了第二个孔洞,这里埋藏着财宝,是双手都抓不完的钻石、珍珠和各色的宝石,还有在烛火下闪耀着的成堆金币。“这正是我所需要的,这数不清的财宝,可以化作命运的利剑,砍下我仇人的头颅。”


知识与财富,这是人世间人人艳羡的东西,就藏在这座基督山上这个隐藏洞窟的两个孔洞里。若说这洞窟是阿拉丁的神灯,那实现了两个愿望后,隐藏着第三个愿望的孔洞正静静的等待着唐泰斯去挖掘,但他却在这时候慢下了脚步,陷入沉思之中。


在伊夫堡时,神甫告诉给唐泰斯的,除了这个藏着宝藏线索的遗嘱之外还有一个秘密,那是一个隐藏在圣堂教会背后的名叫第八秘迹会的神秘组织。而猜出了是何人陷害了唐泰斯,也推理出了遗嘱密码的法利亚神甫,唯独对这个第八秘迹会的组织无解。神甫曾在圣堂教会中暗暗调查过这个第八秘迹会,但直到他被关押到伊夫堡时,他掌握的也只是这个组织的工作是回收世界各处的圣遗物,但此行为的目的他却不得而知。


“我是被第八秘迹会中的人陷害至此的,人的交锋也是命运的交锋,对于失败我并无怨言,但唯独这件事,我始终无法释怀。”这样叹息着的神甫,将写有秘宝的遗嘱小心交给了唐泰斯,“爱德蒙,我的儿子,我已知自己的生命将终结于此,但你的未来还十分遥远,当你从这座地狱重返人间时,当你独自踏上基督山上时,当你按照遗嘱找到了那个神秘洞窟时,你会发现三个孔洞,第一个孔洞里藏着智慧,第二个孔洞里藏着金钱,而第三个孔洞里,是真相。”


“真相?”


“对,那就是第八秘迹会真正的目的,也是我虽被关进伊夫堡却至今仍然活着的原因。他们想要找寻的线索就在我手里,就在这份遗嘱里,我儿,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就是,一旦你进入第三个孔洞,无论你在里面发现了什么,你以后的人生势必同第八秘迹会纠缠在一起,危险将会像是影子一般伴随你终生。我不会勉强你接受这种命运,你仍然有选择,前两个孔洞的财富足以帮助你完成复仇,不,爱德蒙,不要急着告诉我你现在的选择,当你站在那里时,忘记我所说的一切,让上帝来帮助你做出选择吧。”


 


“法利亚神甫,我是多么希望你能再次帮我指明方向啊。”唐泰斯低喃着,他手中举着的树脂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却好似上帝在他耳边打了一个响指。


“好吧,我定是要复仇的,为了我自己,也为了法利亚神甫。难道那些书籍是假的么,难道那些珠宝也是我的梦么?如果上帝要和我开个玩笑,那就让他开心去吧!就算化为魔鬼,我也要将那些恶人拉入地狱。”打定主意,唐泰斯从腰间摸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小心进入第三个孔洞中。


与他猜想不同的是,第三个孔洞里并没有成堆的尸骨,亦或难闻的腐臭味道,正相反,这个孔洞比前面两个竟然还要明亮一些,空气中漂浮着若有若无的淡金色尘土,还带着海岛上很少有的略微干燥的清爽气息。唐泰斯抬起头,很快发现了玄机,原来这孔洞上方的岩石有些已经被植物的根须侵蚀了,阳光就从那石头裂开的缝隙中倾泻下来,若找准合适的角度,甚至可以在这孔洞中看到上方蔚蓝的天空。


“这里倒是很适合那些苦修士居住。”唐泰斯微笑着说,他将火把戳进岩石的缝隙里,然后在孔洞中细细寻找着。可比起前两个孔洞,这里简直一无所有,没有小心隐藏起来的人工制花岗石,没有精巧埋在尘土下的木板隔层,也没有看似不经意叠放在一块的用于标记线索的树枝。


“难道法利亚神甫拼尽性命守护的竟然是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吗,难道第八秘迹会苦寻不得的是这浮在空气中的尘土吗。”唐泰斯皱紧了眉头,“不,法利亚神甫的牺牲不应以无意义为结局,这里肯定有什么线索被我忽略了。”他坐下来,暗暗回忆着法利亚神甫交给他的那份遗嘱。在逃出之前,为了防止被人窃取了那份写着宝藏秘密的遗嘱,法利亚神甫强迫他背诵后就将遗嘱毁掉了,但那份遗嘱已经完完整整的刻印在了唐泰斯的脑海中,无论是那流畅华丽的笔迹,还是那绘制着炼金术阵的图案,任何细节都不曾被唐泰斯忘记。


突然有一个想法出现在了唐泰斯的脑海中,他在第一个孔洞中也发现了炼金术师的卷轴,第二个孔洞中是成堆的财宝,而财宝会不会都是由遗嘱中这个炼金术阵在此处炼制而成的呢?设想最初立下遗嘱的那位红衣主教,或许已经考虑到后代无法推理出遗嘱中的线索这种可能性,故意留了一手,直接大胆的将炼金术阵留在了遗嘱上,而因为大家只关注对文字的解密,所以忽略了这一条线索。而这个推测也能说明第八秘迹会如此渴望获得它的原因,拥有了它,就相当于在银行开了无限透支的账户,一座几代人都取不尽的金山。


唐泰斯兴奋的一跃而起,他奔走到第一个孔洞中翻出那卷炼金术师的牛皮卷轴,不忘又回到地面上观察了一下环境,除了天空中偶尔飞过的海鸟之外,海岛周围仍然十分平静,并没有渔船或者海盗贸然靠近这座荒芜的小岛。唐泰斯复又回到了第三个孔洞中,他将炼金术师的卷轴摊开,对照着脑海中遗嘱上描画的那个炼金术阵寻找着,令他意外的是,没有一个已知的图形和那个炼金术阵是一模一样的,他怀疑自己遗漏了,又断断续续翻出了更多的由不同时代不同作者抄写的记载着炼金术的书籍,但最终只找到了一个极为相似但细微处略有不同的图案。


“既然相似,那或许练就方式也是相似的吧。”唐泰斯自忖道,他按照那个炼金术阵要求的材料,在第三个孔洞的空地上将记忆中遗嘱上的炼金术阵画了下来,所需的“种子”按照记载需要圣物做引,而唐泰斯在第二个孔洞中找到的只有人间的财富。


“啧、这就是第八秘迹会找寻圣遗物的原因嘛,想要在现代使用炼金术果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主啊,你受难时头上被带上荆棘冠,而我在伊夫堡的十四年间,又何尝没有受到世间残酷的折磨与无尽的痛苦,我非圣人,但我的血未必也是罪恶的。来吧,到让我看看,以我这鲜红的血液练就而成的,究竟是什么呢。”唐泰斯大声嘲笑着,将生长在岩石缝隙中带着尖刺的根须紧握在受伤的掌心,未及痊愈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来,鲜血染红了褐色的植物。“来吧!无论是赫斯珀里得斯的金苹果,亦或是百头巨龙拉冬,我唐泰斯都将亲自接受一切后果!”他发出高亢的笑声,将染尽鲜血的根须用力投掷在炼金术阵的中央,一阵刺目的光芒在东西落地的那一刹那突兀的亮起,唐泰斯禁不住用手臂遮住双眼并退后直到后背贴近石壁,这异样的光芒就像耀斑一样炸裂,又像流星一样即逝,当孔洞恢复了原有的亮度时,唐泰斯放下手臂,在他因短暂致盲而模糊不清的视野中,有一个陌生的身影出现了。


“什么人!”唐泰斯将水手短刀抽出握在手中警戒着。


“哦呀。”那个身影发出了个因惊讶而模糊的声音,顿了顿,像是终于理清了状况般笑着说道,“这可真是奇妙呢。”


“别过来!”唐泰斯嘶声威胁道,他的视力慢慢恢复过来,可以清楚看到面前的人有着一头银色的短发,穿着类似教会公职人员的黑色服装,胸口还挂着一个十字架,“啧、第八秘迹会的人么,想不到你们行动这么快。”他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哼,你们连童工都要收在麾下么。”


“您觉得我和谁很像吗?那只是巧合罢了啦。”那个唐泰斯眼中圣堂教会的‘童工’好脾气的笑了笑,“Servant,Ruler,天草四郎时贞,我想您就是我的Master吧?”


tbc

明天开学了
妈妈买了文具

日本网友哇哇哇
是小哥哥吗
好厉害

mr.aki:

从鹿儿岛直飞上海,首尔,台北,香港、務安

瓶邪段子 @Phoenix
【如果吴邪失忆】吴邪抚摸着小哥的脸,小哥仍然面瘫。吴邪:“你···ä½ æ˜¯ï¼Ÿâ€å°å“¥é»‘线“我是你老公!”天真摇头“你···å¥½åƒæ˜¯æˆ‘老婆!”小哥爆青筋。吴邪:“带我回家。”小哥把人扛起“今晚七次,让你想起你是谁!”吴邪嘴角抽搐“我是张起灵他媳妇吴邪!”

小哥捡了一只小猫,回家送天真,天真喜欢得紧,一激动,直接扑上去给了小哥一个吻,道是奖励.小哥仍是面无表情.天真心里无比郁闷,你丫的张起灵给点表情会死吗!次日,天真推开家门,见到了一屋子的猫.小哥面无表情地站一旁"吴邪,给我奖励。"

吴邪问张起灵:“小哥,我在你心里有多大?”小哥看看吴邪,面无表情的冲他扬了扬拳头,说:“这么大”“有没有搞错,这也太小了吧?!”天真怒。小哥缓缓的说:“因为我的心,只有这么大。”

和解语花见面之后,吴邪迷上了插花这一门高雅艺术,整天摆弄花卉.终于有一天被自家闷油瓶堵在门口:“陪我插花.”言简意赅的四个字让天真无邪小同志激动异常:敢情小哥你也是同道中人啊啊~遂随之进房.半晌从房内传出吴邪的怒吼:“张起灵你刚才怎么不给小爷我说清楚插哪种花啊混蛋!”

上帝说满足天真一个愿望,天真说想跟小哥生个孩子,上帝说太难了换一个吧,天真歪着头想了一会道:“那让我推倒张起灵吧。”,上帝沉思了一下说道:“我们还是来谈谈让你们生小孩的事吧!!”

好好吃的
和白色恋人差不多吧

转载自:mr.aki

心情美美的✺◟(∗❛ัᴗ❛ั∗)◞✺
又是一个恬淡的午后⊙ω⊙

【凯尔特百合】心似跃枕

啊啊啊好棒

非脍:

不要转载


福袋出了梅芙,还个愿


有一点搭上之前黑无毛和王姐的《LION》背景


————


梅芙不爱离开不列颠群岛,连老欧洲也少去。破天荒漂过大西洋是在八十多年前,1929年深秋某天晚上,她从上西区看戏回来,新嫁的这任大亨丈夫把手枪管塞进嘴里,喷了宾馆满墙的血和脑浆。梅芙绕过尸体,拿脚尖拨了拨满地的股票凭证和报表,它们现在全是废纸了。


 


她小心脱掉礼服珠宝,卸了妆,仔仔细细地洗过澡,完了披着头发裹着睡袍,叼着长长的细卷烟嘴,坐在还算干净的窗台上做打算。商场如战场,士兵难免阵上亡,可要是就这么丢下尸体甩手回爱尔兰,好像又觉得死人有点可怜。当梅芙盘算自己结婚礼物中那套很喜欢的蓝宝石首饰,为难地考虑该卖了戒指还是胸针来换棺材和自己的船票时,左脚上软底绸拖鞋一滑,径直从十层楼跌下去,落在二楼户外咖啡座桌上,砸翻咖啡杯。


 


桌边人抬头看,梅芙认出那是斯卡哈。


少顷对方亲自送鞋上来,见到满屋子血腥面不改色。“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呃……比如是时候找个新恋人了?”


 


她们交往后有一晚梅芙提起那天的事,问斯卡哈想没想过一抬头可能见到落魄贵妇人走投无路,在她面前摔个红白分明血肉横飞。


 


“睡袍抽烟单脚鞋,那么邋遢一定不会跳,梅芙女王,哪怕横死也要做艳..尸。”


梅芙大笑,单手解了睡衣带子,抱住斯卡哈的腰身。衣袍下完整一套珠宝华光闪烁,给女性光..裸的躯体烘得发暖,眩目不已。


 


梅芙从来不问影之国的女王当年为什么来纽约,新时代科技昌明,魔女也有权利浪迹天涯。斯卡哈也不谈她之前的婚姻,也不再提拿笔付给她收拾残局的现金。然而康诺特女王有恩必偿,回乡以后梅芙到伦敦开了间酒店,“每年给你分红,足够坐邮轮头等舱去纽约几个来回。”招牌的蜂蜜酒,灌得人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哪里会不赚钱,梅芙底气十足。


 


“我看你还钱其次,及时行乐找情人才是真。”斯卡哈在酒窖里喝她的珍藏,隔着地板她们可以听见上头店堂里年轻小伙子们高声谈笑,战争的阴云从欧洲那一边逐渐西来,酒馆客人中士兵打扮的男子一年年越来越多,日后恐怕总有近半要归入亡灵的女王治下。


 


“我喜欢不畏惧,不吝啬,不嫉妒的英雄。那有谁会比英雄们的老师更好呢?”梅芙赤足绷着脚尖,去钩斯卡哈的吊袜带,“我要跟库丘林去炫耀,我的新恋人比他强那么多,那——么——多。”她撩拨到半路突然停下来,苦着脸。“你的袜带干嘛扣那么紧,我腿抽筋。”


 


斯卡哈弯了弯嘴角,如梅芙所愿捏了她的小腿。


她还尝到自酿蜂蜜酒的味道,算是意外之喜。


 


英国宣战以后酒馆的生意一落千丈。男客多去了战场,店铺夜里不开灯,所有的窗户糊满报纸,胶带在上头贴做米字,防着空袭玻璃四溅。连斯卡哈亦少来了,常常一两个月不见人影。若不是摩根勒菲开始光顾,梅芙气闷之下或许就卖了店,回斯莱格郡住上十几二十年。


 


 â€œæˆ‘在战场上见到她俩在一块儿。”摩根勒菲指的另一个她,便是阿尔托莉雅。这对姐妹的纠葛梅芙有所耳闻,不知要要先感叹古代的国王今时今日还要为现代人奔忙劳碌,还是冒着被女巫塞一嘴奶酪的危险揶揄她情深骇人。


 


“时钟塔的协会似乎也有自己的盘算。”


“我可不管。”空荡荡的店里只有两个喝酒的女人,摩根喝得有些醉,“要是她不走运,我就再召唤一个新的。摩根勒菲和阿尔托莉雅的孽缘,不到不列颠岛沉没都不会完结。”


 


“那她去做什么呢?”


“若是那个女人,说不定是想去这个世界正弥漫着死之气味的地方看一看,有没有可能让她迎来作为人类的死亡吧。”


“少来,”梅芙擦着酒杯,“和我谈恋爱,天下竟有人舍得死么?”说得好不信誓旦旦,斩钉截铁,仿佛全忘了几十年前纽约宾馆套房血淋淋的墙纸,或者斯卡哈所支配的是什么样的魔境。


 


斯卡哈当然没有死,在大战以后她还活了很多年,而且应当还会继续活下去。她搬到酒馆二楼住,那份约好的分红折算成每晚固定的保留座位和免费酒。卖蜂蜜酒的老板娘依然不乏人追求,弗格斯也来看过她,梅芙盯着他半晌,“我觉得你像年轻时候那样,留长两鬓的头发更好看。”


 


“现在我也很好看。”


“没有她好。”梅芙指指吧台,于是弗格斯心照不宣地笑了,“那可没法比。”


“如果你现在在想约她过夜的事,我就要用鞋跟碾你脚背。”


 


“已知我和你现在住在一起,你和弗格斯过去关系亲密,现在弗格斯可能想约我过夜,看上去是段完整的三人封闭关系。”


“正是。”


“呸。”梅芙被弗格斯挡了个结实,作势要锤他后背。


“不过目前来看,弗格斯,我更喜欢和你后头张牙舞爪的那位睡。”斯卡哈眨了眨眼,语气照旧冷冰冰,齿间却有点儿暧昧的意思。“来人世这几年养了些坏毛病,认枕头。”


 


半夜里梅芙醒过来想到这个,脸突然红了。她们睡前确实胡闹,脱下来的珠宝重新冷了,磷火似地陷在床铺里闪烁幽光,斯卡哈的头搁在梅芙的胸口上,耳朵贴着心脏的位置,发梢挠得她痒。


有武艺在身的人耳朵是很灵敏的,心跳的节拍只要变了,他们一定听得到。


 


END



愉快的新年礼物

FGO小段子

子淼:

新的一年,新的段子


从柱子们对统括局的称呼变化得到的脑洞


1.0时候,对外说我王如何如何,在家就说统括局你又搞砸了/算错了云云
1.5时候,统括局终于打出了GG,直接说盖提亚这厮实在太差了云云


————————————————————————————————————————————————


盖提亚:新年礼物,决定向你分享一点私人内容。


盖提亚:其实魔神们经常弹劾我,驳回,反对各种提案,频繁行使三分之二票数否决权。


盖提亚:不过是消极怠工!就算这样我也不是那种会克扣年终奖的老板!


立香君:[要不要告诉他我们已经遇上好几根骂他的柱子了]


立香君:“那个……我想知道你们以色列王国的神殿里有真的人么……不懂人心这个词这么流行……”


盖提亚:“以色列?没有。”


盖提亚:“啊,大卫是人吧”


盖提亚:“不过大卫是比较传统的那种,种马。”


盖提亚:“一提起这人,我就想起他们家的种种问题。”


盖提亚:“乱伦强奸情杀谋反政治迫害宗教压迫凡所应有无所不有啊对了还有坐等灭国的现场表演同归于尽型烟花爆炸的说起来强调对一个恶趣味又无慈悲的神的崇拜这种神权的兴起无非是强迫人对孱弱未发育的公共系统表现出亲社会行为而人的本质阶级属性则……”


立香君:“你死了之后那几根柱子都骂你不懂人心,说你这一生充满令人厌恶的伤感”


盖提亚“                                                   ”


盖提亚:“你死了之后是什么奇怪的措辞啊虽然我真的死了!”


盖提亚:“看来他们真是过分讨厌我啊!”(笑)


立香君:“其实还有利用魔神柱的残骸搞事的之类对你而言非常微妙的话题”


立香君:“但既然你这么坦诚,我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


立香君:“相对于人理烧却冷冻糖醋油煎之类令人心累的剪定事项内容,我觉得这个话题还是比较轻松的。它只是,微妙”


————————————————————————————————————————————————


番外:


盖提亚:“自我牺牲是一种压倒一切的感情,连交尾和吃食欲望都能被他打倒,它使人做出对自我人格的最高评价,驱使人走向毁灭。没有一种罪恶这样令人抵御不了”


盖提亚:“什么不懂人心,我对人心的研究已经过多了”


愉快的新年礼物,完